中国继续教育研究网
中国继续教育研究学会主办
中国继续教育研究网
中国继续教育研究学会主办

李镇西:教师的评优晋级之路,到底有多少“坎”?

2016/7/17 17:43:50 455

精彩导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师的各种评优晋级有了许多“坎”。一个老师,如果年轻时没评上“教坛新秀”,以后要向“上进”基本上什么都没戏了!在种种貌似合理实则荒唐的规定面前,什么“活到老,学到老”,什么“终身学习”,什么“艺无止境”,什么“浪子回头”,什么“大器晚成”……都是苍白的!

       而现在有多少优秀教师“死”在了成长路上?有的优秀老师熬到了头,退休时都还只是中级教师。 

       教师的评优晋级之路,要跨过一道道难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师的各种评优晋级有了许多“坎”。比如,职称评定的条件,有“必须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专业论文”之类的规定。注意,得是“专业论文”,那就得有“理论性”,得有“高度”和“深度”。许多老师本来其他方面都很优秀,可就是过不了这个“论文关”。

       除了“论文关”,还有“年龄关”。比如,35岁就是一道坎,好多有关青年教师荣誉称号的评选条件,都规定候选人不得超过35岁,尽管按国际惯例,“青年”的年限是40岁。好,说到40岁,这又是一道坎。有的地方规定,参加校长助理考试的人就不得超过40岁,中层干部竞聘者也不得超过40岁……这种“年龄关”把多少渴望上进的老师拒之门外啊!

       除了“年龄关”,还有“年限关”,即对教龄(工龄)的要求。比如,“市学科带头人”的参评者,必须要有20年以上的教龄;与此类似,参评“市优秀青年教师”,必须要有10年以上的教龄;同样,参评“教坛新秀”,必须要有三年以上教龄。我估计这个“年限关”最早源于职称评定,多少多少教龄才能评上中级职称,然后又必须积累多少年的教龄,才能参评高级职称。等等。

       除了“年限关”,还有“台阶关”——这是我临时杜撰的一个词,是想说明这种现象,在不少地方,要评上某一荣誉称号,必须有前一个台阶作为基础。比如,只有评上“教坛新秀”,而且是多少年后,才能参评“市优秀青年教师”;只有评上“市优秀青年教师”,同样需要一定的年限,才能参评“市学科带头人”,等等。

       还有其他我不好命名的各种“关”。比如,必须担任班主任多少年多少年,或者必须支教多少年多少年;又如,作为主研人员参与研究的课题获得过市级及以上教学成果一等奖;再比如,必须取得市以上课堂大赛一等奖,等等。也不能说这些条件一点都没有道理,只要评选或评定,总会有标准。

       有些给出的限制,太过苛刻

       单独地看,某道“坎”也许就是一种导向,比如,做班主任年限、支教经历等等,就是为了通过制度来引导老师们勇挑重担,不畏艰苦。又比如,关于论文和课题的规定,就是为了引导老师们做研究型教师,而不仅仅做教书匠。
 
       问题是,一旦这些条件绝对化,或者“一刀切”,问题就出来了。
       我觉得比“论文关”更不合理的是“年龄关”和“年限关”。是的,教师的教育技能、水平、素质、水平等等,需要实践的积累,但这个积累的时间,却不可以“一刀切”。达到同样的高度,有人需要十年,有人可能八年、五年甚至三年就行,为什么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熬十年二十年呢?
       说到年龄限制,还有一点不合理。就是诸如“40岁以下的老师才能报考校长助理”以及过了40岁有些职称和荣誉就不再考虑之类的规定——也可能是不成文的规定。我曾给一些希望“进入管理层”的年轻人说,先沉到课堂潜心教学,40以后在当校长也不迟。可人家说:“过了40,什么都没我们的事了!”
       几年前,我校有位年过40的老师,各方面素质非常不错,我很想推荐他担任中层干部,可按有关文件的条件,他早已超龄。还有一位女教师,也非常优秀,本来想申报省级骨干教师,可也是因为超过了文件规定的40岁,只好望而却步。
       在所有关卡中,我觉得最最不合理的是“台阶关”。一个老师,如果年轻时没评上“教坛新秀”,以后要向“上进”基本上什么都没戏了!他因此不可能评上“市优秀青年教师”,依次接下来的什么“市学科带头人”等等,也不可能了。同样,如果没有区的相关称号,想评市级省级的荣誉也是做梦。
 
       有多少优秀教师“死”在了成长路上?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评优晋级变得如此苛刻的。相比之下,我倒属于幸运的。我没评上过“教坛新秀”——当然,那时还没有这个称号,但“市优秀青年教师”“市学科带头人”等称号早就有了,但我也从来没评上过。在我评上四川省特级教师之前,由于种种原因我几乎什么荣誉什么都没有。我是从班主任直接当校长的,在那之前,我连一天中层干部都没当过。而那年我已经46岁了。如果我年轻时候,也遇到这样“年限”那样“条件”,那我还不“死定”了?
       而现在有多少优秀教师“死”在了成长路上?有的优秀老师熬到了头,退休时都还只是中级教师。是的,我说过“幸福比优秀更重要”,但这是教师对自己的勉励;然而另一方面,作为领导和教育行政部门,却应该通过合理的评价制度,让“幸福”的老师同样也“优秀”起来。
       我特别想给有关部门说的是,能否把各种评优晋级的“门槛”降低一些?我尤其希望能够放宽甚至取消年龄和教龄的限制。只要达到了师德和教艺的标准,无论30岁还是50岁,无论教龄3年还是30年,也照样可以评上相关职称或获得荣誉称号,同样能够得到提拔。
       想想高考吧!连十二三岁的小孩都可以成为少年大学生,为什么20多岁的年轻老师就不可以申报“学科带头人”呢?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可以跨进高考考场,为什么40多岁的老师就不可以报考校长助理或竞聘中层干部呢?来源:
镇西茶馆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