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继续教育研究网
中国继续教育研究学会主办
中国继续教育研究网
中国继续教育研究学会主办

文喆:教师研修--基于教师成人学习特点的教师教育

2015/5/26 17:46:24 296

教师研修:基于教师成人学习特点的教师教育
文喆   研究员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
----为张铁道博士《教师研修:国际视野下的本土实践》作序



      张铁道博士将他题为《教师研修:国际视野下的本土实践》的书稿发给我,让我为他这本将20多年研究成果结集的专著作序。然而乍看书名,我有些犹豫,不晓得该如何着笔。因为,即使不考虑历史上的“举一反三”、“切磋琢磨”、“教学相长”之类的传统的教育学习观念和方式,仅就新中国的教育历史看,“教研组建制”、“集体备课”以及长期存在的对教师全方位的培训制度等,已经说明中国一直存在着有效的教师教育制度,那么,又何来“教师研修”的“国际视野下的本土实践”呢?即使国外学者在这个问题的解决上,方法、步骤、要求更为规范、严谨,这一做法,也未必是国外的理念“创新”,而需要重新引进和实验呀!


      怀着这种疑问,我开始阅读书稿,大约只读了1/2篇幅,前述疑点涣然冰释,自己开始赞同,至少是不反对作者的提法。因为,在教师教育,或者说在教育研究的根本问题上,张铁道博士所倡导的做法,确乎有与传统教育不同的突出特点,而这些长处又恰恰是在引进国外教育和教师教育理论、概念、思想、方法的基础上,一点一点地在本土实践的过程中加以吸收、移植、改造的,从而为从根本上提升或改造中国基础教育现状贡献了力量。


      在我看来,本书对中国教师教育的贡献之一,是倡导了这样一种现代教育新理念,即不把接受培训的教师只看成受教育者,而是首先承认他们是有理念、有思想、有方法、有经验的教育实践工作者,所以一切“教育”他们的企图,都必须建立在他们自身主动学习并力求改变自己的意愿的基础上;一切“教育”他们的活动,都必须基于他们自身的实践经验与学养基础,而不能企望于“上行下效”,或者“改造”、“说服”之类的举措。


      这样一种认识,其实就是现代社会“以人为本”认识的基础,是我们尊重活动主体发展权、选择权、决策权的前提,也是中国传统社会中长期不受关注的个人的基本权利,又是以“培训”、“加工”为己任的传统教育的行为盲点。所以,说“教师研修”与传统的“教师教育”有本质性的差异,说“教师研修”是所谓的“国际视野下的”,并需要“本土实践”来移植与发展,当然也就顺理成章了。不过,尽管“教师研修”作为教育科学的新概念,确实诞生于海外学界,但是不排除国内也有与之相近的思路、方法。例如,王能智老师在野外地质、地理考察研究中提升教师专业水平的做法,就与“教师研修”理念暗合,有某种异曲同工的味道。提示这一点,并不是要争取什么“知识产权”或“发明权”,而是一切真有道理、真切合实际的发现或创造,必定有十分广阔的生发土壤——“捷足先登”的人,是因为功夫下得深,问题想得透;“响应者众”,是因为许多人已有所觉察,心中早存疑惑,于是顺风使船,欣然接受新解。
本书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全书大多篇章,都从教育、研究实践而来,伴有许多鲜活的案例与研究过程的生动记录。本书也有理论阐释,但最引人注意、发人深思的,则是用学生、教师发展的实际经验去说明作者对学生、教师发展规律的认识。


      长期以来,人们,尤其是中国,大多比较强调教育的意识形态特点,甚至只关注教育的政治品性,却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教育的群体性社会实践活动的本质特征。有些教育研究常常偏重理性思辨,争论的焦点多是教育应该如何,而不是教育实际怎样。这种研究偏好,当然有多种的理论与现实原因,但是,它会影响教育科研在基础教育实践中发挥效用,也会妨碍教育理论自身的突破或发展。正是在这一点上,本书为教育和教育研究做出了又一个贡献。


      总体上看,本书并不以“教师研修”概念或理论阐释为主,也没有太多繁复的演绎推理或华美的高头讲章。作者只是通过自己20多年来,着力于支持、参与、指导诸多儿童、教师教育的实践经验的思考和总结分析,让我们了解一个有理想、有明确目标的教育科研工作者,应该怎样在与“教育对象”共同实践的基础上,帮助他们,引导他们,让他们自己求得持续发展的机会、路径与方法。从这个角度说,本书作者所展示的教师研修的研究方法,不但切合教育的本质,而且抓住了当前教育科学研究的关键。因为,比起学校教育来,现代意义的教育科研的历史还太短,似乎还未形成严格的科学术语与方法体系,坚持深入教育实践,力求全面把握教育现象,积累更多有深度的教育认识,或许是教育科研发展的根本要求。


      张铁道博士以本书证明他是一位能把握科研发展之路的教育理论工作者。当代中国,还有许多教育学者一直在坚持或正准备在深入实践的道路上发展理论。作为一个比铁道老弟痴长几岁的老教育工作者,我向他,向所有坚持实践第一的教育学者表示钦羡与祝贺,我相信他们会为中国和世界的教育发展做出有特色的贡献。

      (本文摘自张铁道著《教师研修:国际视野下的本土实践》序二,教育科学出版社)